永利国际平台网站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11-29 03:30:51 来源:环球网
A+ A-

文:叶汉荣

70年代每天都乘渡轮到北赖纱厂工作,当时分上下层,下层载车上层载人,非常享受那20分钟航行时光。

坐在长长绿色船椅,小睡、看书、幻想总相宜,我则爱走下底层,吹海风看海景。

快到北海时看吊桥徐徐下放,当吊桥定位后,必“震”了一下,水手才开船门放行。

当时北海码头巴士总站,乘客吞吐量巨大,现场弥漫代理员拉客声。

- Advertisement -

设施陈旧黑烟乱喷,乘客等车处窄小卫生欠佳,加上三教九流聚集,活像黑天堂,若非要搭车出门,真是“生人勿进”。

北海码头多灾难,1988年候船平台崩塌千人死伤后,2001年大火把巴士总站化废墟,之后17年临时总站五度搬家,乘客在脏、热、乱中侯车怨声载道,亟盼新站速重建,2007年中环广场终有眉目,但碍于土地问题,延至2015才动工,耗资逾2亿。

这些年跨岸皆“桥”尽其用,冷落百年来低调载客“船哥”。

自易名Rapid Ferry后,这天终有缘搭渡轮过海,新旧“船味”在心头,槟岛码头仍如褪色徐娘,设施陈旧没惊喜。

渡轮来了,但已摆脱黄色文化,漆上蓝色绘槟地标。车先走乘客才准进入,人车同层,以往三大民族乘客群已改变,举目望去近半皆外劳。

海风拂拂中抵对岸,走出去时让我“惊艳”!啊,这是北海码头吗?宽敞、亮丽、现代化,更像国际机场。

是的太久没来啦,如刘姥姥进大观园,这里已洗雪前“污”改头换面,易名槟中环广场,成渡轮、火车、的士、巴士交通枢纽。

吞吐有序、扶梯穿梭、指示明确,良善规划让不少公众竖起大拇指。

- Advertisement -

话又说回来,希盟掌政以来,振兴经济未见明显成效,生活压力沉重,加上政策经常U转,未坚持人道政策,却在这时闹家变,爆出男男性片,两派争相位内斗,民间怨声四起。

朋友说,新生事物是脆弱的,但却充满希望,建国路上莫迷失方向,忘了对509当天用热情、诚意、促成今天改朝换代真心人的承诺。

北海码头是佳例,从昔日的颓废到今天光辉,希盟领袖应痛定思痛,什么该做?什么不该做?化腐朽为神奇,而非化腐朽为私利!

责任编辑:弥酞椴 CN037